同时也暗示自己,关键点是在瞿老太身上,正因

PP彩票登录 2018-07-09 11:52 阅读()
 
 
    陈轩拿起高脚玻璃杯,喝了口红酒,淡然说道:“也没什么,你堂哥告诉我,你是在利用我做挡箭牌,吸引薛家怒火,到时候我会死很惨,劝我赶紧跟你离婚。”
 
    满座皆惊!
 
    白奕明怒叫道:“你怎么能说出来……不,你胡说,我没说过,陈轩你个卑鄙小人,你……”
 
    白雪媛气得眼圈发红,一摔筷子,打断白奕明:“哥,我一直在忍让你,你居然还挑拨离间!”
 
    “媛媛,你不能一下认定话是奕明说的。”白羽升替白奕明打圆场。
 
    陈轩笑了笑:“这就好笑了,白奕明刚才都承认了,你个死秃头还装聋作哑的替他说话?”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你敢骂我?”白羽升恼羞成怒,一拍桌子猛然站起。
 
    “你们父子狼狈为奸,欺负我和我老婆,老子不骂你骂谁?我刚才是没吃饱,现在你想怎么玩,我奉陪到底!”陈轩毫不退让,坚定的怼回去。
 
    不能杀伐,不代表不能口诛。
 
    只不过要吃饱喝足,了解清楚情况后再怼。
 
    在场诸人很是吃惊,陈轩刚才还是个略显木讷的老实人,这去了趟卫生间回来,竟变成一个言辞犀利,天不怕地不怕的硬茬。
 
    “狼子野心,狼子野心啊,媛媛!你听到他怎么对长辈说话了吗,你看清楚了吗,我就说看他面相,不是什么好人。”瞿老太指着陈轩,语重心长的提醒白雪媛。
 
    不等白雪媛反应过来,陈轩连珠炮轰回去:“奶奶,别倚老卖老好不好?事实已经摆在桌面,我跟媛媛新婚燕尔,这孙子不祝福也罢,还挑拨我们关系,这放哪里都说不过去,你们却仍然帮着孙子说话,完全不顾媛媛感受,你们有脸叫长辈吗?奶奶你不好好安享晚年,什么都瞎掺和,把简单家事越搅越乱,不怕爷爷气得从墓里爬出来找你吗?”
 
    契约婚姻有契约婚姻的好处,不必顾虑太多。
 
    “你!你竟敢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瞿老太拍着胸口,大喘气,气得浑身发抖,说话不利索。
 
    “反了反了,我老娘你都敢骂,你这大逆不道的混账东西!”白羽升大发雷霆,撸起袖子,作势准备打人。
 
    白奕明也火冒三丈的大叫:“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卑微外人,根本没资格在这里说话!要是奶奶气出个好歹,马上抓你去蹲大狱!”
 
    陈轩冷笑一声,反唇相讥:“对于我两夫妻来说,你才是没有资格的外人!要不是我老丈人赏你们父子一口饭吃,你们能来五星级酒店吃饭吗?你能穿得起高档西装吗?你们不知感恩媛媛一家,还想霸占她家财产,你们这才叫狼子野心!”
 
    白奕明被骂得无言以对,头上冒汗。
 
    “唉喔,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瞿老太仰起头,像是有瘫软趋势。
 
    “好了,你们别再说了。”白雪媛瞪了陈轩一眼,转身跑到瞿老太身旁,帮着轻抚顺气。
 
    她温声道,“奶奶您消消气,陈轩他不会说话,回家我一定狠狠骂他,但也是堂哥挑拨离间太过分,把他惹急了,其实陈轩的意思是,希望奶奶也多疼媛媛,这一年我过得好辛苦呀,奶奶,小时后我爸妈工作忙,是您把我带大到八岁,奶奶那时候很疼我,媛媛一直铭记在心,现在爸妈不在,我肯定要代他们孝顺您,如果不是工作太忙,我指定天天陪着您。”
 
    配合得好!
 
    陈轩不由的暗下赞了一声,不愧是高智商加高情商,冰雪聪明的总裁老婆。
 
    自己把话敞开说,不客气的怼他们,白雪媛见机行事,马上对准瞿老太恰到好处的打出亲情牌,转移视线,言语中,并没有否定自己的话,而是把责任,巧妙推回给白奕明,同时也暗示自己,关键点是在瞿老太身上,正因念着瞿老太的养育恩情,她才处在两难境地。
 
    白雪媛对瞿老太亲昵细语间,热泪盈眶,楚楚可怜,也是有感而发。
 
    效果显然不错。
 
    瞿老太眼中也闪起泪光,她轻轻拍了拍白雪媛的手:“我可怜的媛媛,没了爹娘,还要这么辛苦工作,奶奶知道你不容易啊。”
 
    白羽升见势不妙,连忙插话道:“我们也知道媛媛不容易,所以才要全力帮忙,这么重的担子,你一个女孩子,挑不起的。”
 
    瞿老太点点头:“你二叔说得对,你一个女孩子家,轻轻松松过日子不好吗?何必搞那么辛苦,一定要管着那么大一个公司。”
 
    白羽升等的就是这句话,马上接口:“而且也没管好,还花钱如流水,公司今年大部分利润,都被你花掉,我大哥置下的房产,也被你卖了几套,这才一年时间,这样下去,金山银山都禁不起你折腾,要被你败光白家家业。”
 
    瞿老太大摇其头:“这样可不成,媛媛,听奶奶一句,把公司交给你二叔和堂哥吧,毕竟做事业是男人的事,而且你也结婚了,后面要养儿育女。”
 
    白雪媛气恼白羽升不断诱导奶奶,正色道:“二叔,你为何不说,公司今年大部分利润,大都是我负责项目赚到的呢?你也最清楚我把钱花哪里了,我有乱花一分钱吗?”
 
    “对啊,我们夫妻连婚纱照都舍不得拍呢,钱都花在搜索失踪航班上了。”陈轩半真半假的说。
 
    便宜老婆一个人太过势单力薄,白羽升利用老娘谋取公司,相当的恶心,必须帮忙。
 
    “媛媛啊,都一年了,你还没放弃?”瞿老太眼睛一睁,她不知白雪媛还在持续寻找父母。
 
正文 第115章 争家产白热化
 
    “嗯,我亲自查了很多资料,也咨询过相关的国际顶级专家,发现存在许多疑点,谁也不能判定完全没有生还可能,那就是说,虽希望渺茫,但总是有一线希望,只要我还有能力,就不会放弃。”白雪媛坚决的说。
 
    白羽升反驳:“可是马国官方都认定乘客死亡了,当时几个国家协同,派出那么多船和飞机,都找不到,你一年三千多万租一条小破船,能顶什么用?为你这不存在的希望,要把公司拖垮,家业败光,你才甘心吗?”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