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P彩票官网白眼一翻,向后倒去,像是要昏厥过去

PP彩票登录 2018-07-09 11:52 阅读()
 
    “管你什么法律什么公证,我老婆子活到八十七岁,吃过的盐巴比你们吃过的米还多,没有我老婆子生养,能有白羽翔吗?没有白羽翔能有你们姐妹吗?我们家族必须传承下去,家族产业必须男丁继承,这是几千年来的传统!我死都不认可你们的公证遗嘱!”
 
    瞿老太接受不了巨大心里落差,不管不顾的耍起无赖。
 
    刘律师吓了一跳,不知如何回应,紧张的把目光投向白雪媛。
 
    白雪媛最头疼这种情况,老太太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泼妇,耍起无赖来,任谁都没办法,因此白雪媛一直想用亲情来感化老太太,结果她失败了,瞿老太宁可不要孙女亲情,不讲道理和法律,也要维护家族男丁,帮着抢财产,瞿老太如果寻死觅活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 
    不知为何,白雪媛手足无措的看向陈轩。
 
正文 第116章 大招怼大招
 
    潜意识里,陈轩渐渐成为白雪媛可以依靠和信赖的人
 
    陈轩接受到白雪媛目光,回应她一个笃定笑脸,然后转头对刘律师说:“听说,公证遗嘱受国家法律保护,不需要任何人认可。”
 
    刘律师连连点头:“是的是的,不需要任何人认可,只要是白羽翔先生和张丽珍女士名下的财产,都要遵守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不管!今天我老婆子就是拼一死,也要做这个主!”
 
    瞿老太一甩头,发簪掉落,满头白头发披散下来,配上她气到曲扭的橘皮般脸庞,整如一个疯婆子一样。
 
    她歇斯底里嘶喊,“我儿子留下的遗产,必须暂归我名下!律师,你给我写下来,叫她们姐妹签字,今天就得签!”
 
    “律师,你快写啊!我老娘要是气出个不是,你能负责吗?”白羽升心潮澎湃的催促道。
 
    今天要是能逼迫白家姐妹签字,把遗产转移到老娘名下,大事可成!
 
    遗产在老娘名下,就等于在自己手上了。
 
    老娘要拼命,白雪媛姐妹敢不答应?
 
    老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白雪媛姐妹就要背上不孝忤逆罪名,被人戳脊梁骨,白雪媛又如何在公司立足和管理?
 
    无论怎样,对自己父子都是大大利好。
 
   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。
 
    刘律师畏畏缩缩瞄着白雪媛,在迟疑要不要写,这瞿老太,太难搞,他不想惹出一身腥。
 
    白奕明看出刘律师在等白雪媛示意,他仿佛忘了挑拨离间的丑事,站到道德制高点,对白雪媛怒喝逼问:“白雪媛,你真要为了钱,逼死奶奶吗?”
 
    包间内狂风暴雨,白雪媛犹如一叶扁舟,在汹涌浪潮中,面临倾覆可能。
 
    陈轩却保持淡定,笑了笑:“刘律师,法律不会同情无知和无赖,对不对?”
 
    李律师郑重的点点头。
 
    陈轩挥了挥手:“谢谢,剩下的事,我们自己解决,你请回吧。”
 
    刘律师如获大赦,感激的看陈轩一眼,赶忙快步逃离。
 
    陈轩的淡然笑容和言语,就像一道阳光,穿透密布的乌云,仿佛有一种魔力,让刘律师听从。
 
    当然了,这也是因为刘律师观察到,白雪媛目光时不时投在陈轩脸上,颇有社会阅历的刘律师,看出白雪媛此刻听陈轩的,虽然陈轩看起来宛如少年,但陈轩的气度,却能让他明显感受到一种不凡的沉稳和威势。
 
    见律师被陈轩放走,瞿老太纵声哭喊,指着陈轩和白雪媛:“你们这两个不孝子孙啊!你们真的是要气死老婆子啊,我不活了!我今天就死给你们看!”
 
    白雪媛万般无奈,惊慌失措,不知不觉中,紧紧拉住陈轩的手。
 
    看到瞿老太太歇斯底里的哭喊,寻死觅活,她已经懵了,如果没有陈轩在场,说不定在懵然情形下,在二叔父子用道德亲情逼迫中,她就心一软签下转让财产的协议。
 
    突然!
 
    陈轩一阵中气十足的大笑,盖过瞿老太的哭喊。
 
    众人怔了怔,瞿老太也暂时止住哭喊声。
 
    陈轩声如洪钟:“像你这样是非不明,胡搅蛮缠的老东西,这辈子是白活了,要死赶紧去死吧,反正也活不了多久!”
 
    尸山血海中爬出的陈轩,生死看得何其平淡,人类的生命与蝼蚁并无不同,死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是人皆有一死,只是早死晚死的问题,老太婆活了八十七岁,天天养尊处优,早就活够本了。
 
    陈轩这话一说。
 
    瞿老太和白羽升父子更加抓狂。
 
    “你你,你……”瞿老太气得说不出话来,白眼一翻,向后倒去,像是要昏厥过去。
 
    “老娘!”白羽升赶紧扶住,气急败坏的瞪着陈轩,声音像是从牙齿缝中挤出,“你有种,陈轩!”
 
    白奕明说:“媛媛,你看吧,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把奶奶给气坏了,看你怎么办!”
 
    “陈轩,怎能这样对奶奶说话,你过分了!”白雪媛没想到陈轩会说出‘要死就去死,反正也活不了多久’这样的话,奶奶真要躺下的话,罪责可大了,陈轩脱不了干系,她也要背负不孝忤逆罪名,与二叔一家彻底识破脸,再也无可挽回,而且毕竟是血脉亲情,有养育之恩。
 
    她赶紧跑过去看瞿老太。
 
    好在瞿老太还有呼吸,掐人中,喂了点热水,渐渐缓过气来。
 
    瞿老太拙劣的表演,难逃陈轩法眼,虽然她也算老戏骨了。
 
    其他人焦急的围在瞿老太身边,陈轩却没事人一样,悠闲的呷了一口红酒,咂咂嘴,懒洋洋的说:“我说你活不了多久,是有依据的,我观你之相,面色黯淡无光,印堂泛青入黑,嘴唇深紫燥干,因此,料你活不过一年。”
 
    声音不大,在场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,句句直击人心!
 
    对白羽升父子来说,是火上浇油。
 
   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 
    “你还敢说话,滚出去!快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