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!马上跟这个姓陈的分手,现在就叫他走,我

PP彩票官网 2018-07-09 11:49 阅读()
 
    进入电梯后,白雪媛第一次挽起陈轩的手,展现出新婚女孩对待丈夫的亲密样子。
 
    在服务员引导下,来到预定的福寿厅包间。
 
    打开门,陈轩看到,房间里坐着三个人。
 
    一个胖胖的老太太,一个面目阴沉的秃头中年男人,以及一个眼神桀骜的青年男子。
 
    穿着寿字绒衣的老太太,想必正是奶奶瞿老太,见自己和白雪媛挽手结伴而来,眉头一皱,脸一沉,像是很不高兴。
 
    中年男人和年轻男子,是白羽升和白奕明父子,也就是白雪媛的二叔和堂哥。
 
    他们看到自己和白雪媛挺亲密,眼睛一瞪,惊讶而不悦的对自己上下打量。
 
    “你们都来啦,陈轩,这是我奶奶,还有二叔和堂哥,”白雪媛面带笑容,一一介绍。
 
    陈轩挂着淡然笑容,对三人点头问好。
 
    既然预支了她的吻,夸下海口,自然要演得卖力些。
 
    介绍完,白雪媛依偎向陈轩肩膀说,幸福的说:“他叫陈轩,是我先生。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对面三人脸色大变。
 
正文 第112章 不配!
 
    “你们要结婚?”二叔白羽升问道。
 
    看到白雪媛带陈轩过来,他们本来觉得,最多是刚谈的男朋友,带男朋友见家长,正想说白雪媛眼光太差,不料白雪媛介绍陈轩,是直接称呼‘我先生’,这样的介绍,等于是把陈轩认定为丈夫了。
 
    “结婚这种事,要慎重为好,可不能胡乱找一个。”堂哥白奕明不屑的瞥了眼陈轩,“我没听说过,本市上流家族中有姓陈的,他能配得上我们白家吗?”
 
    来之前,陈轩穿上白雪媛特地准备的一套西装和皮鞋等,档次相当高,白雪媛希望提升陈轩在家人心目中的位置。
 
    但很明显,到了白家这个阶层,早已不看表面衣装,而是重视对方家族的身份地位。
 
    “薛家三公子薛志鹏,对你情深义重,你为什么就死活不同意?薛家可是本市首富,我们白家能和薛家联姻,其实是高攀了,对我们白家事业也会大有帮助,而你领来的是什么人?你有没有想过,这样做会让薛家很不高兴,破坏我们两家的关系?影响公司和家族的大局。”二叔白羽升以长辈姿态,居高临下,毫不客气的批评白雪媛,
 
    同时白羽升丝毫不掩饰对陈轩的无视和鄙夷,更别说顾及陈轩的心里感受。
 
    气氛顿时僵硬!
 
    白雪媛第一次带陈轩出来见家长,宣布陈轩是自己丈夫,二叔白羽升摆出臭脸不说,还口口声声提到薛家,明言薛家三公子薛志鹏才是白雪媛良配。
 
    这对于白家新女婿这个身份来说,绝对是个很大的羞辱和无视!
 
    白羽升急于表达不满,是有原因的,他早暗地里答应薛家,促成白雪媛和薛志鹏的婚事,而薛家答应,能帮他登上百伊集团总裁位置,完全掌控百伊集团,现在白雪媛自己随便找来一个丈夫,他无法向薛家交代。
 
    白雪媛没想到,自己才刚一开口,二叔反应如此激烈,把陈轩推入极为尴尬窘迫的局面。
 
    她笑容一收,义正言辞道:“我先生是什么人,不重要,我喜欢就行,我自己的婚姻,自己能做主。”
 
    嘭!
 
    瞿老太用力一拍桌子,威严的怒喝:“我不同意你们结婚!媛媛,你不能那么自私,只想自己,你要为家族考虑!你父母不在,今天我必须做这个主,你得跟薛家定下亲事!马上跟这个姓陈的分手,现在就叫他走,我不想见到他!”
 
    氛围陡然尖锐!
 
    陈轩想开口说话,白雪媛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 
    她很清楚,要跟瞿老太硬来的话,瞿老太马上就要寻死觅活,呼天抢地,扣来不孝忤逆等帽子,到时候更难以招架。
 
    白雪媛也不多说,从包里取出结婚证,摆在桌面上:“我们已登记结婚,这是我们的结婚证,即便我们离婚,我想,首富薛家也不会娶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进门吧?”
 
    所谓家族长辈的秉性,这一年来看得清清楚楚,自己的婚姻他们想操控,白雪媛不想做无谓解释,只是把事实拿出来,这是她精心准备好的底牌,也是同陈轩假婚姻的最初用意。
 
    看到大红本子结婚证,瞿老太和白羽升父子面面相觑。
 
    白奕明翻了翻结婚证,用目光告诉瞿老太和白羽升,白雪媛没有做假,是千真万确的结婚证。
 
    三个人沉默了。
 
    事实如此,生米已煮成熟饭。
 
    白雪媛说得没错,薛家肯定不会娶进一个结过婚的女孩,薛家是本市首富,有头有脸,如果娶一个有婚史的媳妇,传出去他们会大丢面子。薛家给薛志鹏定下的娶妻条件中,确有这一条。
 
    “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,这是不把我这老太婆当回事了,真是作孽啊……”瞿老太摇着头重重叹息,怨念颇深,却没有理由再逼迫白雪媛嫁到薛家去。
 
    白羽升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心中的恼火,把矛头指向陈轩:“陈轩对吧,你什么来历,家庭怎么样?”
 
    白雪媛先斩后奏,自作主张登记结婚,得罪薛家已成定局,白羽升满心怒气,对陈轩更没有好脸色,对陈轩说话的语气,简直像是在审问犯人。
 
    “童年在前海市,之后去国外流浪了几年,家庭嘛,没有,我不介意你们把我看做孤儿。”陈轩边简单介绍自己,边安然的自顾自找一把椅子坐下,对于白羽升不善语气和之前侮辱,像是毫无所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