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即便薛家真找过来,自己也不介意帮白雪

PP彩票平台 2018-07-09 11:50 阅读()
  陈轩撒完一泡尿,慢悠悠走到洗手台洗手。
 
    白奕明走到旁边,对着镜子,边整理他的西装,边对陈轩说:“兄弟,我看你是个老实人,好心提醒一句,你现在很危险。”
 
    “谢谢,能讲明白点吗?”陈轩洗完手,拿起一张纸巾擦手,口中随意的回应。
 
    白奕明等的就是陈轩这句话:“我们刚才谈论的薛家,你知道吗?”
 
    “不清楚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是了,薛家是本市首富,几年来无人可超越,你可知为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他大背景权势通天啊,所以他黑白通吃,不论什么项目,只要薛家想入手,本地很少有人敢跟他们抢。这还是小事,薛家对待得罪他们的人,下手非常狠,不是失踪,就是意外身亡,你懂的。”白奕明耐心的解释,洗了手,捋了捋新潮的发型。
 
    两人在洗手台前,互相说话,各做各的,没有眼神接触。
 
    “我不懂。”陈轩擦完手,毫不停留的迈步离去。
 
    白奕明微微一愣。
 
    不按套路说话?
 
    还是真傻?
 
    想私下对陈轩说的话,还没说完,陈轩就要走掉,白奕明来不及擦手,追了上去,直白的说:“我的意思是,薛家三少本来认定要娶我堂妹,你跟我堂妹结婚,等于是抢走三少的女人,他肯定不会放过你,建议你赶紧离婚,离开本市,否则,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。”
 
    间接的死亡威胁。
 
    陈轩最不喜欢被死亡威胁,也特别擅长消除死亡威胁,不久前对他死亡威胁的苏千宏,已被他收拾。
 
    他目光一冷,脚步顿了顿。
 
    白奕明见自己的话,果然起到效果,脸上露出笑意:“我把内幕告诉你,不为别的,真的是一片好心,我心太软,不忍看到老实人遭难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要谢谢你了。”陈轩回过头,扫了白奕明一眼。
 
    “不用谢,就凭你这态度,我还得大义灭亲的说一句,我堂妹只是在利用你,你成了她挡箭牌,要承受薛家的怒火,到时候你出事了,她正好把你一脚踢开,她太会算计了,我都怕她啊。”
 
    白奕明极力在表情上和语气中,表现出自己的善意和正直。
 
    但在陈轩看来,相当可笑。
 
    没错,白雪媛是在利用自己,也会精明算计,这毋庸置疑。
 
    不过白奕明可能不知道,白雪媛一早就告诉过自己她的目的和方式。
 
    两人结婚,是口头约定的假结婚,两个月后离婚,然后陈轩拿钱走人,只要不让家族长辈和薛家认为是故意假结婚。
 
    说白了,白雪媛只是想要一段婚史,对抗一桩逼得她没有退路的政治婚姻。
 
    越深入了解白雪媛,越觉得这样的女孩,值得加倍疼惜,何况,她还能对自己内劲修炼,起到大作用。
 
    这段为期两月的契约婚姻,最初只给三万块,相对一个上亿身价的女孩,的确吝啬到极致,不过也是因为自己强吻过她,有欠她的成分在里面,而且现在加价到十五万,十五万对一个普通人来说,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 
    两个月赚十五万,包吃包住,还有两个绝色美女陪着,普通人去哪里找这美差?
 
    白雪媛认定自己是普通人,因此这待遇已相当厚道。
 
    所谓薛家的愤怒,白奕明显然有所夸大其词,为挑拨而挑拨,当然,即便薛家真找过来,自己也不介意帮白雪媛彻底清除障碍和压力。
 
    在总统都收拾过的暗世界顶尖人物眼里,一个市级首富,算得了什么?
 
    倒是这个居心叵测的堂哥白奕明,不太好处理,真正想帮白雪媛的话,不能用一贯的决断杀伐来解决。
 
    因为他是白雪媛家人,他们血脉相连,如何处理,必须白雪媛自己决定。
 
    白奕明面貌颇为英俊,白家基因不错,但此刻在陈轩眼里,他只是一个在面前表演滑稽戏的小丑。
 
    白奕明越是表面上装好人,越是把他丑陋内心和阴险企图,呈现无遗。
 
正文 第114章 吃饱再干!
 
    “我堂妹这种心机太深的女人碰不得,千万别贪图她的美貌和财富,说句不好听的,她是个蛇蝎美人,我看你很顺眼,同情你,才把真相告诉你。”白奕明继续说着。
 
    陈轩不再搭理白奕明,快步走回包间。
 
    白奕明见陈轩变脸,以为计谋得逞,暗暗高兴。
 
    他进门后,对父亲白羽升自得的笑了笑,送上捷报。
 
    然后他友好的拍拍陈轩肩膀,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咦,你们在外面偷偷交流什么了,怎么关系一下变这么好?”白雪媛开玩笑的说,她心内很意外,两人出去一会儿,关系突然变好,不知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
相关推荐